首页 > 其他创客 > 万众金服郭彬:资本寒冬里,孵化器的盈利之路在何方?

万众金服郭彬:资本寒冬里,孵化器的盈利之路在何方?


 


\

\

从2014年到2015年,随着创业热潮席卷全国,大大小小的孵化器拔地而起,截至15年底,孵化器的数量达到2000多家。但资本寒冬的到来,使得创业公司的生存面临考验,孵化器更是无可避免走向衰落。
什么样的孵化器才是具长久生命力的孵化器?创业者需要什么样的孵化器?在孵化器的热潮过去、一大批孵化器被淘汰出局之后,这成为了孵化器面临的重要问题。
成立于2015年的万众金服可以算是成立相对较晚的孵化器,目的是为创业者提供全方位的整合服务,融通各界资本和资源为优质的创业项目提供资金、实体空间和完整的孵化服务体系。
万众金服副总裁郭彬,是一位有着多年创业服务经验的创业者。与想象中雷厉风行的事业型女性的形象截然不同,轻柔的语调,亲和的笑容,墨色披肩发,采访的过程中,好像是在和一位旧友聊天,对于创业和孵化器,乃至成功与失败的思索,与我们细细道来,访谈结束后,让人感觉好似喝了一杯沁人心脾的花茶。

从飞马旅到万众金服

\

2008年,郭彬在零点研究咨询集团担任董事长袁岳的助理,2010年开始接触创业服务,参与筹建飞马旅,期间协助袁岳先生主导编纂出版创业服务书籍《服务的灵魂》。2013年筹建北京飞马旅。2015年,郭彬来到万众金服,负责服务产品设计和市场品牌输出。
从2010年至今,郭彬在创业服务领域深耕6年,在早期创业还不那么“火”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接触和实践创业服务,同时作为连续创业者,也全方位体验创业的艰辛。这就注定了万众金服与那些“跟风”的孵化器所不同:有丰富经验,有对于创业者的理解,才能潜心做创业服务。

为真正的创业者提供真正需要的服务

\

1959年,世界上第一家孵化器巴达维亚工业中心在美国纽约州诞生,1987 年,中国诞生了第一个科技企业孵化器——武汉东湖创业服务中心。
在2015年,创业孵化器达到了井喷状态,但随即到来的资本寒冬,让创业热潮渐渐冷却。2016年的初春,遍地开花的孵化器接连倒闭,国内媒体称之为孵化器的寒冬,曾经熙熙攘攘的中关村创业大街也变得冷清了起来。
孵化器的增长速度,甚至超过了创业者增长的速度,无项目可孵,成为了孵化器的尴尬所在。对于大多数孵化器来说,简单的二房东形式,让孵化器只有空壳没有内容。但创业者真正需要的,是资金、渠道、营销、HR、法务,最末位的需求才是场地。
郭彬认为,“孵化器”最重要的是“孵化”,而不是“器”。孵化器不应该局限于物理空间,而是要广义理解,重点为创业者提供更加细分的产业化服务,而不是大而全的综合性服务。同时,对于孵化的对象,也要有严格的标准,并不是所有的项目都需要孵。入孵的企业一定是有生命力、发展性、商业模式优良的企业,这不仅需要创业者对于自己有理性的认知,也需要孵化器本身对于项目有甄别能力,孵化器为创业者提供的服务就是雪中送炭,在瓶颈期助创业者一臂之力,这才是孵化服务的意义所在。

革新孵化器的运营模式

场地、物业是许多创业孵化器的“不可承受之重”,万众金服通过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服务模式,淡化了这种“重”。
万众金服一直强调的是,为创业者提供优质服务,服务本身是“轻”的,这样才能摆脱孵化器的重资产模式,让服务可以“无界限”。万众金服主要有三个功能板块,一是传统的线下孵化器,但孵化器的空间不是局限的,除了有自营的空间之外,还会承接全国各地机构和政府委托的创业服务街区委托运营和管理,这种形式是主要的业务形式,如成都磨子坊创新创业街区。由空间运营模式转变为服务输出模式,减轻对于场地的依赖。
万众金服自营孵化器品牌叫做万众创业场,2015年已在北京、成都、上海、大连、重庆、西安、南京、石家庄等八大重点城市落地,目前还逐步开拓了深圳、沈阳等地。最大的自营孵化器在北京来广营,面积达6000平米。采用传统的运营模式,孵化器分为商业活动区、孵化器区和加速器区,深度服务TMT。

\

第二块功能就是资本服务,万众金服成立了万众资本,为万众金服体系中的基金管理和天使投资业务。目前已有股权投资基金、产业引导基金和联合管理基金等多种形式的产品推出。
第三块功能是互联网金融服务,万众金服推出了股权管家,将线下的优质项目和资源平行转移到互联网金融平台上,以投后管理为核心,集合创业者融资、投资人投资、投后管理、项目退出于一体。
在线上匹配标准化基本服务,解决标准化日常需求;线下提供服务点对点的定制服务,针对每个企业的优势,更加垂直化和细分化,制定深度的系统服务方案,这是万众金服在做的尝试。
成立一年以来,万众金服投资了酷加、GirlUp、MC创投梦工厂,还和工信部联合发起国家创新创业研究院。2016年4月,万众金服走出了第一家新三板挂牌公司住百家。在刚刚落幕的“寻找全球优秀创客”万众金服创客行动总决赛中,从近1000个项目中选择20个优秀项目进入总决赛,其中,15个项目在大赛过程中已达成融资意向。与一般创业大赛不同,万众金服的大赛,主要目的就是选择优秀项目提供更深度的渠道服务。

\

传统孵化器的盈利模式尚无突破

孵化器的盈利模式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但郭彬认为,各家孵化器的商业模式和盈利模式已有多种尝试,但未实现盈利模式的变革,目前大多实现的是渠道模式和资源模式而已。
目前常见的几种孵化模式,一种是综合服务类孵化器,主要以微股份置换在退出时获得收益;第二种是金融属性孵化器,投资收益为盈利模式;第三种是营销属性孵化器,以商业化营销推广为收益形式;其他就是政府和高校的孵化器,以科研项目为主要业务模式。随着创业热潮的兴起,很多房地产民企也投身于孵化器,采用联合办公的形式,收取租金盈利。
但是,无论是二房东还是微股份置换形式,孵化器的短期盈利都不乐观。由于目前创投服务的不成熟,大部分孵化器为了保障运营,项目入孵门槛低,天使投资更加理性和谨慎,导致一些非专业和没有明显优势的孵化器很快就陷入经营困境难以为继。

创业者与孵化器的双向选择

郭彬认为,随着市场的自然沉淀,未来的孵化服务不再是大家所想的,创业就去找孵化器,而是创业者首先要认知自己。在创业之前,明确自己是否适合创业,商业模式是否可行,是否具有足够的优势和商业积累。否则,是对创业资源的浪费。

\

而孵化器能够提供给创业者的,是锁定自己的服务能力。真正具有生命力的项目不需要孵化器,也能成长得很好。孵化的作用就在于,在创业者面临瓶颈的时候,助他一臂之力。好的创业项目与好的孵化器互相作用,形成良性的创业生态。
同时,创业服务从业者更应该在观念上引导创业者,倡导创业市场和投资市场归于理性,让创业更加实实在在。郭彬认为,创业是要有天赋的,一方面,要对市场和经济有宏观的敏感度;其次,要有切身的商业积累;再次,要有前瞻性。创业不是满足一时的冲动,更不仅仅是为了情怀而创,而是在理性认识到自己的能力之后,把创业当作事业来做,这才是创业者和孵化器的合作之路。

\

创业的终点不是成功和失败

创业成果可以用金钱和名气来衡量吗?郭彬认为,创业就像是一场没有终点的赛跑。唯一的竞争者,是创业者自身,竞争来源于创业者对自己的永不满足。创业没有终点,也没有创业成功的概念,,而是看创业能走多远。创业者一直在路上,不断超越自己,某个阶段的顺遂,都只是成长路上的一个阶段,永远没有成功的定义。
而创业的意义,并不是单纯为了获得收入,而是为了实现自我的价值,用心研发产品满足别人的需求,才会让创业变成一生追求的事业。
“闻誉恐,闻过欣”,是郭彬对自己的勉励,也是不断迭代“小我”的来源。始终与自己赛跑,始终在路上。创业当如此,人生亦如是。
 
创业非易事,创业服务更是。既要能体会创业者的需求,也需要对创业有宏观的理解。反观国内现有的孵化器,大多数都只有空壳而无内容,所以面临危机也并不意外。随着创业的热潮退去,创业市场需要更理性的态度和声音,创业服务者应当是这种氛围的倡导者。以创造社会价值为目的,为创业者提供真正需要的服务,不断探索和尝试创新,构建良性创业生态圈,这是郭彬和万众金服所做的努力。期待万众金服在未来有更出色的表现。


\

\